北京企业建筑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难民危机继续恶化,五年内欧洲将不再是欧洲

时间:2016-05-02 15:29来源:www.bjqyjz.cn 作者:北京企业建筑有限公司 点击: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 过去的一年,难民危机让欧盟国家陷于分裂。上周,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出版了新书《反对双重勒索:难民、恐怖和其他邻人问题》(Against the Double Blackmail: refugees, terror and other troubles with the neighbours),在这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
过去的一年,难民危机让欧盟国家陷于分裂。上周,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出版了新书《反对双重勒索:难民、恐怖和其他邻人问题》(Against the Double Blackmail: refugees, terror and other troubles with the neighbours),在这本小册子中,齐泽克主要谈及了难民危机对欧洲的影响。他认为,从内部安全来看,欧洲面临两大意识形态勒索:敞开大门团结难民和保护主义。同时,他认为难民危机也让欧洲得以重新定义。
在新书出版后,齐泽克相继受邀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卫报》进行演讲,并接受《今日俄罗斯》独家采访,再三就新书内容和欧洲难民危机发声。其中在与《今日俄罗斯》的访谈中,齐泽克认为,欧洲的难民政策是灾难性的、混乱的,“如果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五年内欧洲将不再是欧洲。”
 
《反对双重勒索:难民、恐怖和其他邻人问题》
难民不是受害者
齐泽克称,欧洲移民政策的最大问题之一在于,它是从新殖民主义的角度出发,关注点是所谓的“白人的负担”和“内疚”。但是他也表示,不能因为中东的问题来指责欧洲,也不能认为难民是盲目的受害者从而不用承担危机中的责任。
“我认为将难民归为无能为力、盲目、不用承担责任的受害者,就像殖民时期所谓的白人的负担一样。那些假装对移民或难民持最开放包容态度的人,其实是带着种族主义的、傲慢的态度在对待他们。”
在齐泽克看来,欧洲应该“从根本上”改变其愿景,避免“自怨自艾的陷阱”。“数百万人想去欧洲,证明了人们仍然对欧洲充满希望。”他强调自己支持一个统一的欧洲的观点,但不是“匿名的布鲁塞尔欧洲民主”,“欧洲的问题不是缺乏民主,而是缺乏真正了解欧洲需要什么的政治力量。”
欧洲需要提出问题,意识到穆斯林正在处理哪些内部问题,包括伊斯兰国等组织的激进化行为,以及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鸿沟。
“新的邪恶轴心”在形成
齐泽克认为,引发持续的中东冲突的外部力量也要纳入考虑。他认为,中东正在形成一个“新的邪恶轴心”,其主要组成国是土耳其、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
“我们知道,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在安全问题、秘密政策、军事等方面公开合作。他们主要反对什叶派。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也是中东冲突的根源。”
齐泽克指责欧洲轻易地对难民开放边境,而富裕的波斯湾阿拉伯国家几乎没有一个这么做。“富裕的阿拉伯国家怎么样呢?他们比欧洲富裕太多,也更靠近危机区域,例如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联酋。这些都是逊尼派国家。大多数难民是逊尼派穆斯林。”
此外,齐泽克认为,土耳其虽然已经接受难民,但是却在为自己本国谋福利。近日,欧盟与土耳其达成协议,欧盟将遣返全部由土耳其进入希腊的“新的非法移民”,并且承担全部费用。在现有协议框架下,土耳其从希腊每接收一名“叙利亚人”,欧盟就将安置一名来自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欧盟承诺会向土耳其提供最多68亿美元的援助。附加到该协议的另一条件是,六月底土耳其公民去欧盟可以免签。
齐泽克称,这对欧洲来说是“最为可耻的协议”,“这项协议是完全不道德的。欧盟正在向一个为危机负有部分责任的国家妥协。”
齐泽克表示,土耳其是“假装对抗恐怖主义”,事实上这只是打击库尔德人,而库尔德人正是“叙利亚北部为数不多的真正打击伊斯兰国的人”。他表示,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打击库尔德人是出于对上次选举结果不佳的恐惧,“他炮制了这场针对库尔德人的新危机,手法非常恶毒。他希望可以成功阻止库尔德政党进入议会。”
在齐泽克看来,土耳其民主未来惨淡。“库尔德人是受害者。现在土耳其会变成什么样子?两年前,伊斯坦布尔发生了大规模示威。土耳其当局树立了所谓的外在敌人。”
军事化管理移民过程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30日,希腊当地居民抱着一具死于海难的移民婴儿尸体痛哭。东方IC 资料
在痛斥欧盟目前处理移民危机措施的同时,齐泽克也提出了应对这一问题的方案,即所谓的“军事化管理”——不是针对欧洲内部,而是针对乱战的移民热点地区。他解释道,欧洲国家必须建立一个统一的军事组织来“组织空运物资和规范叙利亚及利比亚的移民”。
他称目前的状态是“欧洲政治的惨败,丑闻”,而移民是“只是混乱的从流”。“难民应该得到帮助,但不是用这种混乱的方式。如果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五年内,欧洲将不再是欧洲。”
齐泽克称,欧盟的政策正在激发欧盟国之间的裂痕。“这些西方欧洲国家在玩肮脏的游戏。德国总理默克尔向难民发出邀请,但是当难民数量激增的时候,她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就喊停了。与此同时,小巴尔干国家不得不做肮脏的工作,小心翼翼地组织难民流动。”
他也认为,不同文化和平共处的想法是一个“梦”,“不同的文化在同一个国家生活,但是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们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别人。”齐泽克举例道,穆斯林极端分子攻击荷兰、丹麦和德国的同性恋者。
此外,齐泽克说,每年超过2000名穆斯林女孩从家里逃到德国,希望德国能保护她们,这也给政府预算增加了额外的负担。“欧洲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难民,但是必须清楚他们是在我们的文化中。某些道德限制(如妇女选择权)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我们应该更自信地对待我们的价值观。”
“欧洲意味着高尚——人权、福利国家、针对穷人的社会项目。所有这些都是欧洲启蒙运动的遗产。”他说。